5.0

2022-08-30发布:

缚娇索(3)捆了猛干

精彩内容:

上官魅看了看四周,一個人也沒有,把她再次捆起來的人是誰?是陳雲

    不對,陳雲明明已經被自己一掌震死,掉到坑 了,再然後……

    上官魅勉強的坐起身子,幸好被捆在一起的雙腿沒象上次那樣被盤在一起捆
死,所以還能有一些活動的余地。

    上官魅挪到床邊,將雙腿伸到床下,思索著如何解困,現在唯有找到繩上小
鎖的鑰匙才有可能解開繩索,但是偏偏自己的手指也被包裹的死死的,根本動彈
不得。

    “嗚……”上官魅想起了陳雲,也許鑰匙還在他的屍體上,問題是,那小子
的屍體已經被自己震起的土給埋了,現在自己被捆成這樣,如何將他挖出來??

    “到底是誰……把本小姐捆成這副狼狽的樣子……嗚………”上官魅無可奈
何的坐在床邊掙紮了一下,就在這時,分別身著黑白衣服的兩個男人突然闖了進
來。

    “大哥……看來我們豔福不淺哪!原本只是想進來討口水喝,沒想到有一個
大美人被人捆好了在等著我們呢。”黑衣人叁十歲的樣子,一臉胡子,一見到上
官魅被繩索緊縛,赤裸身體的美態,口水差點都噴出來了。

    “老弟我行走江湖二十年,還從沒有碰過這等好事,哈哈哈……”白衣人相
貌白淨,卻一臉猥瑣相,一見到美色當前,也不管事情怪異非常,兩人立刻沖上
去,將驚訝的上官魅撲倒在了床上,一人抱胸,一人抱腿,瘋狂的上下亂摸,對
著那雪白柔滑的肌膚啃了起來。

    “嗚?!……嗚!!……”上官魅鳳眼一瞪雙腿一用力,便將黑衣人甩脫,
接著再一踹,因爲被繩子捆住速度不快,被黑衣人一把抓住。
    “喲……這妞還挺辣!爺我最喜歡了!!”說著便死死抱住上官魅的修長美
腿,盡情的玩弄起來。

    “嗚!……”上官魅本來即使手腳被捆,光憑內力其實將兩人震傷已經綽綽
有余,但是這繩子在她身上各處要穴都有結點壓制,使她連十分之一的功力都使
不出來。

    “來,老規矩,我下邊,你上邊……”黑衣人笑道。

    白衣人聽了便淫笑著想摘掉上官魅嘴 的口球,但卻發現鎖的死死的,拔不
出來。

    “該死,上了鎖了?……”上官魅聽了松了一口氣,但是白衣人隨即笑道:
“呵呵,鑰匙就在後面的鎖孔 。”說著一擰,便將塞口球從上官魅的嘴 扯了
出來。

    “啊……你們這兩個混蛋,可知道本小姐是……”上官魅話還沒說完,一根
腥臭的大肉棒已經塞滿了她的整張嘴,一直撞到了她的嗓子眼 。

    “嗚嗚!!?……”上官魅鳳眼圓瞪,香唇含著白衣人的肉棒正想咬下去,
卻被白衣人捏住了下巴,想咬都使不上力。

    “美人,我知道你在想什麽,咬啊,你到是咬啊,本大爺舒服著呢。”白衣
人笑道。

    黑衣人抱住上官魅的雙腿,朝前一壓,朝上官魅的前身貼去,上官魅那毫無
保護的蜜穴便出現在了黑衣人的面前,黑衣人脫下褲子,一槍便刺了進去。

    “哈哈,好緊,好爽……真是太舒服了……”黑衣人笑著大力抽插起來,兩
個人一上一下,將上官魅插的香軀顫動,嬌吟不止。

    上官魅長這麽大,縱橫江湖數年有余,還是第一次被如此屈辱的被兩個武功
遠低于自己的男人同時從上下奸淫,羞憤異常,卻又毫無辦法,那兩人越幹越起
勁,好象幾個月都沒有碰過女人的樣子,翻過來扭過去的將上官魅的身體掐了個
遍,尤其是那對誘人的雙乳,因爲被繩子勒的滾圓碩大,性感無比,被兩個人一
人一邊,捏在手 肆意揉按,留下了紅紅的指印。

    “哈哈哈……太爽了,老子要射了……”黑衣人大叫著下身劇烈的抽動了幾
下,撲哧撲哧的一連幾聲,將一股股的精液射進了上官魅的子宮中,然後順著上
官魅雪白的大腿倒噴出來,白衣人也同時將腥濃的精液射的上官魅滿嘴都是,讓
上官魅好一陣惡心。

    “嗚哦哦!!!……”上官魅媚眼圓睜,在二人身下扭動著雪白的身子。

    “這妞太夠勁了,不如帶著上路一路銷魂如何?”黑衣人說道。

    “好主意,不過眼下兄弟倆還是先爽夠了再起程吧。”白衣人說著將肉棒從
上官魅的嘴 拔了出來,將上官魅的身子翻轉過去,對準上官魅的後庭,用手分
別捏著左右兩辦雪白的屁股便硬是插了進去。

    “啊啊?!……”上官魅後庭一陣刺激傳來,立刻仰起肉嬌叫起來,此時黑
衣人正好將肉棒從她的下身抽出,順勢便捅進了上官魅張大的口中,兩人上下換
位,又是好一陣狂插。

    “嗚哦哦!!……嗚!……”上官魅一連被兩人狂幹了二個時辰,渾身上下
滿是紅紅的抓痕和射在她白皙肌膚上的精液。

    “啊……啊……”上官魅在一旁嬌喘著,面色绯紅。

    “大哥,要不要玩點更刺激的?”

    “想是想,但是走的急,工具都沒有帶在身上,等把她帶回去,我倆再玩個
夠。”

    “也好,只不知這女人什麽來頭?爲何被人捆縛于此?”黑衣人問道。

    “管她什麽來頭,既然落在我們倆人手中,就是仙女下凡也要在咱胯下浪叫
求饒……”

    “時候不早了,要趕路了,否則回去晚了,歐陽大姐可不會輕饒了咱們。”

    “什麽話,我看你小子又在惦記歐陽大姐的美腿了吧?哈哈哈……”白衣人
笑道。

    “歐陽?……莫非是……”上官魅在一旁聽的真切,心 便想到四天前夜
被陳遠山暗算的那一幕,似乎聽他在奸淫自己的時候,和什麽人提起過歐陽這個
名字。

    “說,美人,你叫什麽名字,爲什麽被捆于此啊?”黑衣人捏著上官魅的下
巴問道。

    “……本姑娘姬雨紅,今日遭淫賊暗算,不想那淫賊離去,又落在你們兩個
手 ……要殺要剮,隨便你們……”上官魅答道。

    “呵呵,殺?你這等尤物,我們怎麽舍得殺你呢?我們保證從今以後,讓你
享盡人間快事,欲罷不能啊哈哈……”

    “哼……就憑你們那兩根軟臘腸嗎?”上官魅故意輕蔑的笑道。

    “喲,這小妞敢小看我們,有意思,看我們將你帶回去,讓見識一下我們那
些刑具的厲害,哈哈哈……”

    “大哥,該走了,快找東西將這美女的小嘴塞好,路上別被人聽見她叫喚。

    “嗯,這塞口球妙是妙,但是不能完全禁聲,大美人,爺今天就叫你見識一
下,什麽叫欲呼無聲。”白衣人說著從懷 掏出一個白色絲巾,捏住了上官魅的
小嘴。

    “嗚!!……”上官魅含著半截絲巾,看著白衣人一點點的將那絲巾揉進自
己嘴中,然後越塞越實,直到充滿整個口腔,只露出外面的一小點。

    接著,白衣人用一條紅色絲巾勒于上官魅的上下唇之間,將原來的絲巾壓在
嘴中,在腦後系緊,最後,再用一寬大的紅布,將上官魅的鼻子以下整個覆蓋,
從兩邊拉到腦後纏繞幾圈紮死。

    “嗯!!……”上官魅現在小嘴被堵的死死的,只能發出蚊子般的聲音,黑
衣人從腰間解下一黑布口袋,一下套到了上官魅的頭上,然後將她整個人團起來
在袋中按中,將袋口用繩子捆死。

    “嗚!!……”上官魅在袋中縮成一團,不停的蠕動著,黑衣人隔著袋子捏
了捏上官魅的奶子,滿意的扛在了肩上。

    二人一路扛著袋子趕路,一路上官魅在袋中玉腿扭動,嬌聲低吟,光是看著
袋子上那胳膊和長腿的輪廓,便讓二人克制不住,叁翻四次的解開袋口,將絲發
淩亂的上官魅抱出來放在腿上一頓狂幹,然後再塞回去繼續趕路。

    幾 之外,在一家名爲“縛鳳客棧”的小店中。

    一個黑影悄悄的摸上老板娘的房間, 面燭光幽暗,隱約傳來梳子發絲間滑
過的沙沙聲。

    床前一位和上官魅年紀相仿的美少婦,正將長發在腦後盤起,用鳳凰樣式的
金發簪固定,香唇輕含胭脂,紅豔欲滴,一雙妙目婉若秋水,顧盼多情,又帶著
幾分風塵之氣。

    少婦只披著一件紅色的長袖紗衣,衣服已然退到胸口,性感白皙的脖子和裸
露的雙肩格外的嬌豔。

    那黑影摸進了門去,從後面用白布一把勒入了少婦的唇間,然後將少婦的雙
手反擰到了身後,將少婦壓到床上,用白繩纏住少婦的雙腕,非常利落的捆縛起
來,接著,他抱起少婦穿著紅色絲長筒絲襪的右腿,將繩子系于膝間,繩頭扔過
房梁,一下便將少婦單腿吊起。
    黑影一邊用剩余的繩子捆綁少婦的手臂和胸部,一邊脫下褲子,握著肉棒,
對準少婦大開的兩腿之間那幽密之處,迫不及待的挺了進去。
    “嗚……嗚!!……”少婦媚眼半閉,隨著黑影的抽插掂著腳在原地慢慢的
顫抖打轉,那繩子很快勒入少婦半露的胸間,將少婦的酥胸吞入口中。
    “嗚……嗚……嗚……”少婦的身子被黑影緊緊抱住,那沖擊從下身至下而上,將少婦頂的不住的仰頭嬌吟。
    黑影摟著少婦的脖子一陣親吻,正幹的起勁,突然間,從窗外閃入了一團白影,一道寒光直取黑影的後心。
    “誰?!”黑影放開少婦,倒退兩步,只見面前一位十八、九歲的白衣女子執劍而立,玉質凝膚,儀容秀麗,黑色的長發在腦後用白絲巾束起,尤其是那對大而明亮的眼眸,清澈明媚,楚楚動人。
    “淫賊柳花繩,總算找到你了。”那女子朱唇皓齒,聲音輕柔曼妙,清麗非常。
    “呵呵,楚冰柔小姐,我的小美人,原來你一路跟蹤我到此,到省了我的功夫,來來來,看我將你也捆了,讓你二人一同知道本公子胯下的妙處。”柳花繩說著袖口一張,一紅一白兩道繩子分別朝楚冰柔的上下身纏去。
    “看劍!”楚冰柔用劍檔下紅繩,一條腿卻被白繩捆住,于是將劍鋒一轉,切斷了腳下的白繩,以劍爲中軸,旋轉朝柳花繩飛刺而去。
    “啊?!……”此招淩厲無比,柳花繩躲閃不及,被一劍劃傷右臂,倒腿幾步,奪門就逃。
    “哼,膽小鬼,每次都不到十招便逃,看本姑娘今天……”楚冰柔正要追上去,背後那少婦卻大聲嗚嗚的叫了起來。
    “對不起,差點把姐姐給忘了,我這就幫姐姐松綁。”楚冰柔說著一劍挑倒吊著少婦右腿的繩子,然後來到少婦身後,替她將捆住雙手的繩子一一解開。
    “嗚……”少婦用眼睛看了看嘴 的白布,楚冰柔便趕緊用手將其扯掉。
    “姐姐,你受委屈了,待我追上去殺了這淫賊……”楚冰柔話還沒說完,那少婦便從嘴中吐出一陣香氣。
    “什麽味道?……你?!……”楚冰柔只覺得身子一軟,使不上勁來,那股幽香熏的她連劍也握不穩了。
    “呵呵,冰柔妹妹,你太大意了……”少婦扯掉了身上的余繩,媚笑道。
    “難道……你和他是……”楚冰柔大叫道。
    “沒錯,他就是我的手下柳花繩,而我的名字叫……歐陽若蘭。”少婦微笑著朝楚冰柔走去。
    “女淫賊歐陽若蘭?原來是你?!……別過來……”楚冰柔用最後的力氣抓緊劍柄,朝歐陽若蘭刺去。
    歐陽若蘭一轉身,握住了楚冰柔的手腕,笑道:“好一位肌膚如雪,柔若無骨的冰清仙子,真叫姐姐我喜歡的緊呢。”
    歐陽若蘭說著順勢一拉楚冰柔的手腕,兩個人立刻貼在了一起,歐陽若蘭趁機香唇襲上,和楚冰柔嘴對嘴吻了起來。
    “嗚!?……”楚冰柔杏眼圓睜,臉漲的通紅,左手一掌朝歐陽若藍劈去,不想卻被歐陽若蘭又抓了個正著。將她的雙手一上一下,扭到身後變成“蘇秦背劍”的姿勢,拉到懷中繼續吻個不停。
    “嗚嗚!!……嗚!!”楚冰柔拼命的扭動上身,雙腿亂踢,卻絲毫無法擺脫歐陽若蘭的控制,只能瞪大著眼睛,被歐陽若蘭壓到了床上。
    “呵呵,不愧是‘玉雪劍’,味道還真是不錯呢。”歐陽若蘭將香唇從楚冰
柔嘴上移開,媚笑道。
    “我……我殺了你!……”楚冰柔羞憤難當,朝歐陽若蘭撲去,卻見眼前紅紗一蓋,整張臉都被包住。
    “嗚?!……”
    “天蛛絲雨!”歐陽蘭舞動雙袖,無數細密的紅繩從中飛出,形成了一張大
網,將楚冰柔整個人一下包裹了進去,迅速的收緊,一會的工夫,楚冰柔原本就
很嬌美的身段便被繩子勒的凹突有致,玲珑曼妙,大小腿交疊在背後被捆成了一團。
    “嗚哦哦!!……”楚冰柔在地上扭動著身子,發出了絕望的呻吟聲。
    “師姐多日不見,繩術又精進了不少。”柳花繩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回到了房中,看著地上被捆成一團的楚冰柔笑道。
    “呵呵……花繩你也不錯啊,剛才捆的師姐毫無還手之力呢,要是楚冰柔不來,只怕要被你吊在這玩一個晚上了。”歐陽若蘭笑道。
    “哪 哪 ,我這等雕蟲小計,哪 能和師姐相比,師姐要掙脫我的繩子,易如反掌啊。”柳花繩趕緊答道。
    “對了,黑白索二位師弟,可有消息?”
    “聽說他們在路上擒住一絕色美女,不日便帶來獻給師姐發落。”柳花繩笑道。
    “哦?……絕色美女嗎?……真有點迫不及待呢……”歐陽若蘭看了看腳下
嬌聲蠕動著的楚冰柔笑道。
    “花繩,這位小美女就先交給你了,師姐我還有事要辦,先出去一趟。”
    歐陽若蘭說著便踱出門外。
    “記住,要溫柔一些,這小美女很有調教的潛質,要慢慢來喲!”歐陽若蘭回頭媚笑道。
    ***    ***    ***    ***

    “我原來沒死……靠,我都說我不是路人甲……”陳雲醒來的時候,發現自
己不是躺在自家的坑 ,而是在一座叫“五福門”的店門外,只是非常的奇怪,
下身那東西堅挺無比,怎麽按也按不下去。
    “歐陽若蘭,如此說來,你是不肯交人了?”屋內一中年男子大聲說道。
    “呵呵,令千金早已被人買走,我到哪去要人還你?……不過,我倒是十分
想念令千金在床上嬌聲浪吟的樣子呢……”歐陽若蘭翹起腿來,被七八個人圍著
坐在中間笑道。

    “什麽人買走了??你竟然!……”

    “呵呵,好象是杭州一個妓院的老板吧,記不清了呢。”歐陽若蘭笑道。

    “大哥,還跟這妖女浪費什麽時間,先將她擒了再說!!”衆人站起身,將
歐陽若蘭圍在了中間。

    “怎麽,要動手嗎?來啊,你們要是能抓住我,就可以拿我去杭州換回你們
的千金小姐哦!”歐陽若蘭嬌聲說道。
    “這騷貨,給我拿下!!”衆人說著上前就要將歐陽若蘭按住,歐陽若蘭往
後一仰身子,前後兩撥人便撞到了一起。

    “哈哈,你們看清楚了,我在這呢,來抓我啊!”歐陽若蘭笑著輕點地板,
踩過衆人的頭頂,然後袖口一揚,無數的絲帶便將衆人抽的飛了出去。

    “哎喲……啊……”一幫人立刻躺在地上呻吟起來,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呵呵,就這兩下子,還有膽跑來找我要人……都省省吧,老娘告辭了。”

    歐陽若蘭看著地上的衆人笑了笑。

    陳雲在窗外見這歐陽若蘭美貌異常,妖媚撩人,與上官魅相比不見的遜色多
少,而且渾身上下帶著一股浪氣,讓男人見了更加的興奮。

    懷中的繩索和‘淫浪酥骨散’都在,陳雲色從膽邊生,埋伏在門旁,等歐陽
若蘭一經過自己潛入的房間,便突然從身後閃出,先用黑袋一下套住了歐陽若蘭
的頭,趁她沒反應過來,扭住了她的雙手將她拖進了屋 就要上綁。

    “嗚!……”歐陽若蘭被陳雲壓在身下,雙手反扭,也看就要被捆住,突然
腰間一發力,將陳雲整個人都甩下身來。
    “哼,原來還有一個人埋伏在外面嗎?功夫這麽差也想擒住老娘?”歐陽若
蘭一把扯下黑袋扔到一邊笑道。
    “呀!!”陳雲原本早該害怕的退到一邊,但是下身鼓脹難忍,化性欲爲力
量,再次惡狠狠的朝歐陽若蘭撲了過去。
    “一點武功都不會還敢來?”歐陽若蘭笑著玉腿一擡,便將陳雲絆了個狗啃泥,陳雲起身,再次象歐陽若蘭撲去,如此數次,臉上已經是鼻青臉腫。
    “呵呵,你這人倒還真有趣,好吧,反正時間還早,老娘就陪你玩玩。”
    歐陽若蘭看見陳雲手中的繩子似乎有些特別,來了興趣,坐在床邊將雙腿搭起媚笑道。
    “聽著,現在我就坐在這 任你捆,待你捆好之後,倘若我一盞茶的時間掙脫不開,就任你處置,如何?”歐陽若蘭說道。
    陳雲聽完,整個人僵住了,過了一會,竟然淚流滿面。
    “?……你這人怎麽哭了?……還不快來,老娘可就不陪你玩了。”
    歐陽若蘭奇怪的問道。
    “蒼天哪,作者啊,我終于等到這句話了……”陳雲泣不成聲,握緊了手中的繩索,如餓虎撲食般朝歐陽若蘭撲了過去。
    他先將歐陽若蘭的雙手扭到了身後,將繩子系于歐陽若蘭的玉頸之上,然後拉到後面,分別順著兩條藕臂一圈圈捆到手腕,在手腕處將兩股繩子交合捆綁。
    “你這是……五花?好傳統的捆法……有點無聊呢,我可提你,這種捆法我一眨眼的工夫就可以解開……”歐陽若蘭回過頭笑道。
    陳雲繼續捆著,繩路又有了變化,她將歐陽若蘭的雙手手指並攏,用繩子捆在一塊,朝脖子吊去。
    “這回是背手拜觀音?有趣,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麽花樣?”歐陽若蘭明顯
感覺到雙手逐漸被勒緊,然後脖子處也有了明顯的壓迫感。

    “禦女十八繩式第一式,專門對付擅長掙脫捆綁的老手,先行無花,固定雙
臂,再行逆吊,逐漸收緊,十指貼合……”陳雲按著書上的內容,將繩子拉到了
歐陽若蘭的胸前。
    “捆的挺緊的嘛,我的雙手已經動不了了呢。”歐陽若蘭看著埋頭收緊繩子的陳雲笑道。
    “女人的胸部是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對胸部豐滿的女人,一定要在根部將繩子纏繞叁圈以上勒實,這樣才會將乳房勒的挺拔滾圓,如果待會你先玩弄我的胸部,還可以先將我的衣服褪下,直接貼著肉捆……”
    歐陽若蘭被捆的隱又上來了,竟然指導著陳雲一把將自己胸前的紗衣一把扯脫,露出兩個飽滿高聳的乳峰,然後陳雲按照她說的,在根部用力的勒了叁圈,果然將歐陽若蘭的乳房勒的無比高挺,彈性非常。
    “然後呢,你可以再用繩子在我乳房的中間勒上幾道,這樣我就會……

    啊!……好……就這樣……好緊……“歐陽若蘭看著陳雲用繩子將自己的雙
乳前後勒成了兩截糖葫蘆,使得乳頭硬硬的突了出來。

    “看你的捆法,又變成了東瀛的龜甲縛?真是夠亂的,丹田乃聚氣之地,如
果你想讓我無法掙脫,最好在肚臍上勒上一個繩結,這樣我就無法正常的運氣使
勁了呢……好,再用力點……啊……然後再用繩子穿過我的下身,將繩子勒進去
……啊!!……呀……再用力……啊啊!”歐陽若蘭的蜜穴被兩道繩子深深的勒
了進去,刺激的她面色绯紅,大聲嬌叫起來。

    “下面……該到我的雙腿了呢……”歐陽若蘭看著陳雲將繩子系在了自己的
腳踝上。

    “等一下,你是不是想趁我被捆著的時候……強奸我呢?……”歐陽若蘭突
然盯著陳雲那怒挺的下身,嬌聲問道。

    “什麽?……”陳雲一楞。

    “我問你,你是不是等一下想狠狠的操我……”歐陽若蘭低下頭,媚笑著小
聲喃道。

    “沒錯,我要幹的你兩眼翻白,浪叫不止!”陳雲見對方那麽直接,自己也
不好謙虛,于是大聲答道。

    “好,那你最好把我的雙腿分開來捆,你可以先將我的雙腿彎折,大小腿捆
在一塊,然後分開拉到身體的兩邊,在膝蓋處引出繩子和我胳膊上的繩子捆在一
塊,對……再用力些,不然等一會我可就拉脫繩子跑了哦。”歐陽若蘭的雙腿于
是被陳雲一左一右,分別折疊在一起吊在了左右兩邊的胳膊上,成“M”字型固
定好,下身蜜穴大開,毫無防備。

    “很好,捆的真緊呢,捆完了嗎?”歐陽若蘭笑著問道。

    “什麽?……”陳雲還沒反應過來。

    “笨蛋,我這樣可以很方便的用嘴將膝蓋處的繩子咬斷,你還要找東西把我
小嘴堵死才行。”歐陽若蘭笑道。

    “哦……”陳雲這才想起,還有塞口球沒用上。

    “你將那毛巾揉成一團,塞進我的嘴 ,要一點一點的塞實塞滿,然後,再用大塊的白布封在外面,在我的腦後綁死,我最喜歡嘴巴被東西塞的滿滿的感覺了……”歐陽蘭臉上泛起了癡女特有的浪笑。
    陳雲便照著她說的做了,再將毛巾塞進她的嘴 之前,歐陽若蘭還說了一句:“待會你堵好我的嘴之後,遊戲就開始了,到時候你可以用任何手段來幹擾我掙脫繩子,明白嗎?”歐陽若蘭媚笑道。
    “嗚……”陳雲將毛巾一小團一小團的塞進了歐陽若蘭的嘴中,然後按照她說的,用一大條白布纏繞了幾道在腦後綁死。
    “嗚!……嗚!……”現在歐陽若蘭被捆的死死的,嘴巴也被塞上,開始掙
紮了,陳雲迫不及待,脫下褲子,讓下身徹底解放,按中歐陽若蘭,將肉棍對準
大開的蜜穴以雷霆萬鈞之勢捅了進去。
    “嗚!!嗚!!嗚!!……”歐陽若蘭嬌媚無比的浪叫起來,她一邊享受著
這種被人強奸的刺激,一邊悠閑的用緊能動分毫的手指開始解繩,不過她馬上發
現了一個問題,這繩子捆的竟然沒有繩結?!
    “嘿嘿嘿,怎麽了,你不是說一盞茶的工夫就能解開嗎?怎麽現在一點動靜
都沒有啊?我幹……我幹死你,爽死了,哈哈哈……”陳雲抱住歐陽若蘭的大腿
使勁的幹,肉棒摩擦著穴壁吭哧吭哧的響,將歐陽若蘭插的渾身不住的顫動。
    過了一會,陳雲還覺得不過瘾,幹脆將歐陽若蘭整個人抱起來,放在自己第的大腿上,用力一按,那肉棒便完全沒入歐陽若蘭雙腿間大開的蜜穴之中,又是一陣狂插,直插得歐陽若蘭雙乳亂抖,都甩到了陳雲的臉上。
    陳雲的臉鐵著熱熱的乳房,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牙齒深陷入歐陽若蘭的右乳前端,來回的摩擦。
    “嗚?!嗚嗚嗚!!!……”歐陽若蘭被咬的鳳眼圓睜,仰頭浪叫起來,渾身在疼痛的刺激下更加的亢奮。
    “呀啊!”陳雲在高強度的上下活塞運動下,槍管很快暴熱,在無比暢快的痙攣中,直接抵這最深處,將滾燙的精液一下射進了歐陽若蘭的子宮口,然而射了一次之後,那東西依然堅硬無比,于是繼續高速的抽插,帶出一股股的白色精液,隨著每一次直插到底,被壓榨著四處飛濺。
    “嗚!!……”第二炮“嗚嗚!!……”第叁炮“噢哦!!……”第四炮,陳雲痙攣著下體,第四次將精液射的歐陽若蘭滿肚子都是,那東西終于漸漸疲軟下來,陳雲死死抱著歐陽若蘭的大腿,似乎還不願意停火的樣子,歐陽若蘭盤起的頭發已經有些淩亂,美目緊閉,渾身香汗淋漓,嬌喘不止,胸部那對留著赤印的大奶子在快速的上下顫抖著。
    “一盞茶的時間早過了,你是我的了……”陳雲笑道。
    “嗚……”歐陽若蘭嬌吟一聲,倒到了一邊。
    陳雲爽夠了閉上眼睛休息了一會兒,睜開眼睛一看,那歐陽若蘭竟然已經坐在床前,正在用手將雙腿上的繩子扯下,然後解下了腦後的白布,一圈一圈的解開,再將嘴 的毛巾摳了出來。
    “啊……啊……呵呵,遊戲很盡興呢,小子,我走了”歐陽若蘭站起身,將
解下的繩子扔到了陳雲面前笑了笑。
    “等等,你怎麽?………”陳雲看了看繩子上的小鎖,這才記起剛才忘了鎖
了,所以繩子捆上去,實際上很容易拉松。

    “餵,別走,我們再玩一次……”

    “呵呵,想捆住老娘,你還早呢……”歐陽若蘭說著開門走了出去。
    突然間,從門邊串出幾個人影,一個人手拿絲綢袋子,一下套在了歐陽若蘭
的頭上,將袋口收緊,然後幾個人同時抓住了歐陽若蘭的胳膊,手腕,肩膀,另
幾個人用繩子一下捆住了歐陽若蘭的大腿和小腿,用力朝兩邊一拉,將歐陽若蘭
放倒在地,然後一擁而上,十幾只手一起將歐陽若蘭死死地按在了地上,雙手反
擰,用力的捆綁起來。

    “嗚?!……嗚……”歐陽若蘭雖然武功高強,但是畢竟是個女人,七八個
男人這樣使足了力氣偷襲,她一個人的力氣還是扭不過,更何況她剛剛被陳雲幹
的嬌喘不止,渾身酥軟,就更沒力氣掙開衆人的壓制。
    不一會,幾十道白繩幾密密麻麻的將她的雙腿象纏樹樁一樣幾乎無間隙的捆
在一起,那幫人就是剛才被歐陽若蘭修理過的家夥,他們知道歐陽若蘭的厲害,
所以這回特別小心,捆完了之後,還用細鎖鏈將歐陽若蘭的腳踝,手腕和手指等
各處鎖死,那繩子更是勒的深的不能再深,將歐陽若蘭原本性感火辣前凸後翹的
身段勒成一結一結的。

    “嗚!!……”歐陽若蘭躺在地上,象蟲子一般蠕動著被勒的快要斷成幾截
的身子,衆人見她確實無法掙脫,才松了一口氣,想起剛才被她痛扁的仇,相互
遞了個眼色,便將她擡入陳雲所在的房中,丟到床上。
    “小兄弟,幹的好,多虧了你我們才把這女淫賊抓住,這回大哥的女兒有救了。”
    “啊……幾位是……”陳雲見了被捆成麻花的歐陽若蘭,看著七八條大漢,自然不敢多說話。
    “啊……無名之輩,何足挂齒,來,小兄弟,老夫房中還有一些藥酒,正好替你療療臉上的傷,來來……”那大哥說著便不由分說將陳雲拖到屋外,剛一出屋,房門便被鎖死。
    “媽的,剛才這騷貨打的兄弟們滿地找牙,這回讓她見識見識我們嶺南八劍的厲害!!”
    “對對,幹死她!!幹死這騷貨!!”7人紛紛脫褲亮劍,雙眼放光,朝著
床上翹著雪白屁股,頭還被蒙著,衣服被扯的不成樣子還在低聲嬌吟的歐陽若蘭餓虎一般壓了過去。
    “嗚嗚嗚!!!……嗚!!……”屋內傳出一陣劇烈的床震聲,接是噼 啪
啦的斷裂聲,伴隨著那個特有的身體間相互摩擦撞擊的聲音,歐陽若蘭的浪叫聲
也越來越大,弄的整個房間的牆都有點搖晃起來。

    “啊……小兄弟莫怪,老夫的女兒被那妖女虜去,賣到了杭州妓院,老夫氣不過,這才讓兄弟們和她理論理論。”
    “我靠,理論?是輪奸……不,是一起上的不能叫輪奸,應該是8P才對!
    媽的,他們只顧著自己快活,倒把我一腳踢出了門外。“陳雲心 暗暗罵道。
    “小兄弟怎麽稱呼啊?”
    “啊,我叫陳雲……啊?大哥你這是要去哪?”陳雲見那漢子一臉淫笑,起
身朝歐陽若蘭所在的屋子走去。
    “哦,陳兄弟剛擦了藥,請先在此安歇片刻,老夫這是去……去和兄弟們一
起,與那妖女一起理論……”說罷敲了敲門,門內聲響驚天動地,那漢子敲了半
天見沒人理他,索性一腳將門踹開沖了進去,然後再回身將門關上。

    “啊,大哥,你怎麽來了?!”屋內傳出幾個人粗大的嗓門聲。
    只聽那大哥在屋內大喝一聲喊道:“來呀,弟兄們,擺陣,八劍合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