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极品家丁改编——月牙儿编】【完】

精彩内容:

「啊……嗯……窩老攻,你,你好狠心啊,丟,丟下月牙兒一個人,自己回了大華,啊……哦……」突厥王宮大汗寢室內,渾身赤裸的月牙兒躺在床上,手中一根角先生,在小穴內不停地抽插著,口中發出一陣陣令人獸血沸騰的呻吟聲。

  只是聲音雖然誘人,其中卻透著一股怨氣。不過想來也是,剛淪爲人婦的月牙兒,卻因爲突厥和大華的敵對關系而不得不和情郎分開,沒有怨氣那是騙人的。

  而且在突厥這邊有她放不下的東西,林叁如此,只好無奈的接受這個事實。

  只是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月牙兒總是會想起那令人又愛又恨的窩老攻,想起與他的幾度雲雨,更是會忍不住拿出林叁送給她的角先生來自慰。

  「啊……」伴隨著一聲高亢的呻吟聲,月牙兒又迎來了一次高潮。高潮之後,月牙兒沒有清理一片狼藉的下身,也沒拔出小穴內的角先生,就這樣拉過旁邊被子蓋上,帶著高潮的余韻,進入了夢鄉。

  只是一直沉浸在自慰快感中的月牙兒並沒有發現窗外一雙帶淫欲之色的眼睛,把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收在了眼底。在月牙兒睡著之後,他也帶著一臉的淫笑地離開了。

  第二天,月牙兒還是和往常一樣,和朝中大臣在議事殿商議國事。只是在早朝之後,左王巴德魯卻以有要事爲由,獨自留了下來。

  「大汗,昨晚睡得可好?」在月牙兒屏退了其他大臣和侍女之後,卻聽到左王巴德魯沒頭沒腦地問了句奇怪的話。

  「左王,你不是說有要事要嗎,怎幺問起了本汗。」雖然不知道原因,月牙兒心中卻沒由來的泛起一股不妙的感覺。

  「回大汗,臣昨晚本有要事找大汗商議,卻得到宮女告知,大汗身體不適,已經就寢休息了。」巴德魯盯著月牙兒,一本正經的回道,眼中卻帶著一絲別樣意味的神色。

  聽到巴德魯的話,月牙兒渾身都顫了一下,而他接下來的話更是讓月牙兒如墜冰窯。

  「本來臣聽到大汗已就寢,就想回府,但是在經過大汗的寢室附近時,卻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臣本想去看看誰這幺大膽,打擾大汗休息的,誰知道卻看到一幕不該看到的事情「說到這裏,左王巴德魯的臉上已經是一臉淫穢的笑容,而坐在大汗寶座上的月牙兒卻是一臉的蒼白,渾身都顫抖不已。

  原來昨晚在月牙兒寢室外的人正是左王巴德魯,他去找月牙兒本來的確是有要事商議,但是卻意外得地現了月牙兒自慰的一幕。

  看到月牙兒蒼白的臉色,巴德魯淫笑著繼續說道:「想不到平時清高的大汗也會有這樣的嗜好啊,不過我想大汗一定不會想被別人知道我們的突厥大汗竟然會是這樣淫蕩的女人吧,特別是身在大華的「某個人」。」「巴、巴德魯,你、你到底想怎、怎幺樣?」想到若是其他人,特別是林叁知道這件事話,她真的不知道以後要怎樣面對林叁,面對突厥的臣民,那樣的後果讓平時一向冷靜的月牙兒再也淡定不下來,就連說話也不太利索了。

  「微臣想怎幺樣,想必大汗您是不會不知道的吧,臣今晚還會過來找大汗您『商議國事』的,希望大汗到時能掃塌以待,哈哈哈……」說完巴德魯也不等月牙兒回答,就這樣淫笑著離開了議事殿。

  而獨自留在殿中的月牙兒則雙眼無神地望著巴德魯離開的方向,淚水從眼中滾滾而下。

  是夜,沐浴過後的月牙兒穿著睡袍坐在床邊,想起巴德魯早上說過的話,心中忐忑不已。她知道巴德魯一定會來的,也知道他一定有把握不怕自己會暗中下殺手,左王巴德魯從來就不是一個有勇無謀的武夫,他從來不會打沒把握的仗。

  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月牙兒心中不由一陣悲涼,心裏不停念叨著「窩老攻,月牙兒要對不起你了。」就在月牙兒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的思緒。月牙兒知道門外的是巴德魯,在她沐浴完之後就把所有的侍女都給打發走了。站起身,月牙兒艱難地邁動著腳步,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寢室的門。

  站在門前的月牙兒知道,如果打開了這扇門,自己今晚肯定是貞潔不保了,但是如果不開,自己自慰的事肯定會被傳出去,而且很會便會傳遍整個突厥,甚至會加鹽添醋地傳到大本的耳中,這樣的後果是月牙兒不能接受的,思前想後,月牙兒深吸了一口氣,還是決定把門打開。

  門還沒完全打開,門外的巴德魯就已經是迫不及待地撲了進來,一把抱住了月牙兒。

  「不,不要這樣。」措手不及之下的月牙兒被巴德魯抱了個正著,她一邊在巴德魯的懷中掙紮著一邊輕聲喊著。

  巴德魯「嘿嘿」一笑,知道自己實在是有點心急,腳跟向後一勾,把門給關上,然後橫抱起在懷中不停掙紮的月牙兒,向室內的大床走去。

  巴德魯溫柔地把月牙兒放在床上,自己站在床邊欣賞著。因爲剛剛沐浴過,月牙兒的長發並沒有盤起,披散著壓在身下,月牙兒閉著眼,把頭側向一邊,雖然認命了,但很顯然還是不能接受接下來要發生的事。

  看著床上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美人,想到馬上她就要在自己身下嬌喘承歡,巴德魯不由獸血沸騰,再也忍不住,一把撲上去,把月牙兒的浴袍給扯了開來。

  扯開浴袍之後,巴德魯卻發現,月牙兒上身竟然什幺也沒有穿,一對玉乳驕傲得挺立在空氣中,下身穿了條月牙白的小內褲。

  「嘿嘿,想不到我們的大汗竟然這幺淫蕩,連抹胸都不穿。」巴德魯淫笑著調笑著月牙兒,但是月牙兒卻仿若什幺都沒聽見一般,仍是閉著眼,像木頭一樣一動不動。

  看著沒反應的月牙兒,巴德魯也不惱,他非常清楚像月牙兒這樣的貞烈的女子是不會如此輕易就折服的。但是他卻是忍不住,一只手握住月牙兒嬌嫩的玉乳,月牙兒挺拔的玉乳在巴德魯的手中不停地變換著形狀,手指也靈活地撥弄著那顆誘人的粉色乳頭。而另一只玉乳卻被巴德魯的大嘴含住,不時用牙齒輕咬著乳頭。

  而巴德魯空出來一另一只手出沒閑下來,隔著月牙色的小內褲,揉弄著月牙兒的小穴,手指還不時地劃過敏感的小陰蒂。

  受到巴德魯叁管齊下的攻擊,月牙兒緊緊地咬著嘴唇,抵抗著那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不讓自己發出那羞人的聲音。但是雖然月牙兒的意識還在抵抗,但是身體卻是忠實地反映出她現在的情況,兩顆乳頭在巴德魯的努力,慢慢的變得挺立起來,像兩顆小櫻桃一樣,小穴中也開始慢慢流出了淫水。

  仿佛是玩夠了月牙兒的玉乳,巴德魯放過了月牙兒的兩只嬌嫩的玉乳,空出的兩只手卻突然抓住月牙兒的臉,把她的臉扳過來面向自己,大嘴往月牙兒的玉唇吻去。

  月牙兒緊緊抿住嘴唇不讓巴德魯得逞。巴德魯頂了好幾次月牙兒的牙關,月牙兒都是緊緊的咬住牙。巴德魯伸手用力捏了下月牙兒的乳頭,月牙兒吃痛下,牙齒微微張開了,趁著月牙兒牙齒張開的些許縫隙,巴德魯的舌頭一舉入侵,徹底撬開櫻唇貝齒。巴德魯吸啜著月牙兒的小香舌,兩人的舌頭交纏著,品嘗著月牙兒的香津。

  巴德魯一只手固定著月牙兒的臉,讓自己能順利的吻住她的櫻唇,另一只手卻抓住了那條月牙白的小內褲,用力一扯,把小內褲給撕碎了,手指插進小穴中,扣弄著小穴內的淫肉。

  巴德魯在月牙兒身上用盡了所會的舌技,在月牙兒快要窒息過去的時候才松開了她的口腔,將舌頭伸了出來。只見月牙兒在自己的懷中大口大口地喘息著,雙手還捉住巴德魯在下面小穴不停扣弄的手。

  月牙兒雖然已經開始有點情動了,但依然還是在抗拒著。巴德魯看到這種情況,也不多說什幺,俯下身,將大嘴吻向月牙兒的小穴,巴德魯用雙手扒著月牙兒的兩片大陰唇,用舌頭舔弄著月牙兒的小陰蒂。

  「啊……」被巴德魯吻得有些失神的月牙兒,無意識地發出了一聲誘人的呻吟聲,而意識到自己失態的月牙兒馬上咬緊了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而在月牙兒身下玩弄她小穴的巴德魯聽到這聲叫聲,不由得更加地賣力了。

  雖然月牙兒還在拼命地抵抗著,但是理智還是在一點一點地離開自己身體,巴德魯的手指和舌頭每一次碰到陰蒂的時候,她都差點忍不住要叫出來,繞是如此,她的身體還是忠實地反映出來了,肌膚變成了粉紅色,小穴中的淫水更是一股股的流個不停。

  巴德魯看到這個情形,知道時機成熟了,叁兩下把自己身上的武裝解除掉,又粗又長的黑紅肉棒就這樣傲然挺立在月牙兒面前。看著眼前那比林叁還要粗長叁分的大肉棒,月牙兒羞紅著臉側過頭去。巴德魯「嘿嘿」一笑,將他的大肉棒頂在月牙兒的小穴,不停地摩擦著她的陰蒂和陰唇,但就是不肯插入。

  感受到小穴外那熾熱的肉棒,月牙兒的淫水流得更多了,而小穴內的那種瘙癢不停吞噬著她最後的理智,那空虛難耐讓她差點忍不住開口求巴德魯操她。就在月牙兒快要忍不住的時候,巴德魯終于把他的大肉棒頂進了月牙兒的小穴。

  「啊……」在肉棒插進來的那一刻,月牙兒最後的理智也被那熾熱的溫度給燒毀了,一聲高亢的呻吟聲,小穴一股淫水沖出,月牙兒竟然就這樣高潮了。

  巴德魯想不到月牙兒竟然被肉棒一插就高潮,不由得意的嘿嘿一笑,也不理月牙兒剛剛高潮,開始賣力抽插起來。

  「啊……啊……嗯……喔……」剛剛高潮,異常敏感的小穴被巴德魯這樣用力的抽插,月牙兒再也忍不住,大聲的呻吟起來。

  「玉伽,我的大汗,臣操得您爽不爽啊」聽到月牙兒開始呻吟,巴德魯知道她已經沉浸在欲望中,口中開始說起淫穢的話語。

  「啊……嗯……我的左王,啊……你……你操得玉伽好爽……啊……好舒服……你的棒……真大……玉伽的小穴……都快讓你撐破了……」已經被肉欲吞噬了的月牙兒,再也沒有顧忌,淫聲浪語不斷的從小嘴裏冒出。

  「玉伽小寶貝,是我的肉棒大還是林叁的肉棒大,我操得你爽還是林叁操得你爽。」「喔……喔……你的大……啊……嗯……你比林叁還會操穴……喔……好哥哥……好丈夫……啊……你操得玉伽好爽……」此時的月牙兒再也不記得和林叁的山盟海誓,只知道回應著巴德魯淫穢的話語,以求巴德魯能更賣力。

  果然聽到月牙兒的話,巴德魯操得更加賣力,什幺九深一淺,九淺一深,只要是他會的,全都用在月牙兒的身上,月牙兒的浪叫比剛才還猛,興奮地全身都在打顫。淫水一股股的從小穴沖出,沖刷著巴德魯得肉棒。

  「啊……好人……別拔出來……嗯……繼續操玉伽的小穴」插了幾百下之後,巴德魯突然把肉棒抽出來,突然空虛的小穴讓身下的月牙兒的嬌軀扭動起來,求巴德魯繼續操她的小穴。

  「轉過身,像狗一樣趴著,屁股翹起來。」巴德魯沒有理她而是命令月牙兒像狗一樣趴著讓他操。

  爲了肉棒,月牙兒也沒反抗,聽話的轉過身趴著,把屁股高高的翹起來,好讓巴德魯的肉棒能順利的插進來。

  「喔……」巴德魯的肉棒終于又一次插入月牙兒的小穴,月牙兒也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

  「啊……好舒服……巴德魯……親哥哥……用力操……我的小穴幾個月……沒人操了……用力操……把玉伽的小穴操翻……」月牙兒的騷浪勁又上來了,一個勁的浪叫不停。淫水順著巴德魯的肉棒,沿著她的兩條粉腿不斷流下。

  「喔……喔……好哥哥……玉……玉伽要去了……喔……」「玉伽,我的好寶貝,我也要去了。」月牙兒渾身顫抖起來,陰道裏一陣緊過一陣的收縮,小穴把大肉棒夾的更緊了,月牙兒又一次達到了高潮,淫水又還是大片的沖出來,被月牙兒的淫水一沖刷,巴德魯再也忍不住,用力把肉棒頂到月牙兒小穴的最深處,精液隨即噴射而出。

  從月牙兒的小穴抽出雖然射了精還依然精神十足的大肉棒,伸到月牙兒面前,意思不言而喻,但月牙兒也沒有再抗拒,溫順得把沾滿淫水和精液的肉棒含住,開始清理起來。但是肉棒太大,月牙兒的小嘴只能勉強把吞下叁分之一,但她還是賣力的舔著,含得嗞嗞有聲。

  巴德魯的手也沒閑著,手指還在扣著月牙兒被操得有些紅腫的小穴,大股大股的精液從小穴裏流出,發出汩汩的聲音。

  雖然巴德魯還沒有完全滿足,但是月牙兒的小穴已經被操得紅腫,巴德魯也有些不忍心再插,但是當他的手指不經意碰到月牙兒粉嫩的沾滿淫水的小菊花的時候,臉上泛起一絲邪惡的笑意。

  他俯下身,在月牙兒的耳邊說了幾句,讓月牙兒因高潮泛起紅暈的小臉羞得更紅,但她還是努力地把小屁股翹起來。

  巴德魯先把肉棒插進月牙兒的小穴,抽插了幾下,讓肉棒得到充分的濕潤,才把肉棒抽出來,對准了月牙兒粉色的小菊穴,然後用力一挺,整根肉棒插進月牙兒還是處女地的菊穴內。

  「啊……」粗長的大肉棒宛若一根燒火棍,狠狠地刺進菊穴內,月牙兒感覺自己好像要被分成兩半,發出一聲慘叫。

  「啊……好、好痛,壞人,快、快拔出來,玉伽受不了,嗚嗚嗚,好痛。」劇烈的痛楚讓一向堅強的月牙兒也忍不住哭出來了。

  看到月牙兒臉上的痛苦表情,巴德魯也忍住不動,不停揉弄月牙兒的玉乳和陰蒂,希望快感能沖淡這份痛楚。直弄了好一會,月牙兒才適應了菊穴內的大肉棒。

  「好人,你可以動了,不過要輕點,玉伽還有點痛。」說著,玉伽還輕輕扭動了一下小蠻腰。

  得到美人的首肯,巴德魯才敢慢慢的抽插起來。月牙兒的小菊穴比小穴還要緊湊,巴德魯抽插起來很艱難,不過隨著抽插,月牙兒的菊穴內也開始分泌出來粘液,加上肉棒上的淫水和精液,終于不再像開始的時候那幺費力。

  「啊……嗯……好夫君……玉伽的小菊穴好……好奇怪……喔……好脹……」隨著巴德魯的抽插,月牙兒也適應了,菊穴內塞滿肉棒的那種脹實騷癢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扭動著腰。

  「喔……嗯……好脹……好癢……親哥哥……用力操……玉伽的菊穴好癢……」巴德魯聽到這,也開始用力抽插起來,月牙兒的菊穴那種緊湊感,讓他幾乎忍不住要射出來。

  「玉伽,寶貝兒,你的菊穴好緊,夾得我好爽。」巴德魯一邊賣力地抽插著,一邊還不忘調戲著玉伽。

  「啊……喔……親哥哥……玉伽的菊穴好舒服……喔……再用力……好爽……好酥……好麻……親親……好夫君……哦……舒服死了……使勁……用力……哦……美死了……爽……」巴德魯雙手從背後抓住月牙兒的雙乳,肉棒也不停賣力的抽送著,看著大肉棒在月牙兒的菊穴中不停地進進出出,巴德魯終于忍不住,低吼一聲,在月牙兒的菊穴內射出了精液。

  月牙兒被滾燙的精液一燙,又一次高潮了,筋疲力盡的她終于昏睡了過去。

  巴德魯也滿足地拔出肉棒,稍作清理之後,穿上衣服,幫月牙兒蓋上被子,悄悄地離開了。

  自此以後,月牙兒就迷上了巴德魯的大肉棒,再也不記得遠在大華的林叁,只要是沒人的時候,兩人就忘情的做愛,寢室,浴室,議事殿,狩獵場,到處都留下了他們的淫水和精液。


【完】


  11536字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