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日本贱婊子受虐记

精彩内容:



  小女孩趴在她爸爸的身體上放聲痛哭著,少婦坐在丈夫的身旁也不停的抽泣。

  少婦哭泣不僅僅是因爲丈夫的去世,還有一層意思則是因爲丈夫的去世,她則要從此開始一種非人的奴役生活,她將遭受各種各樣的淩辱和玩弄……這還得從頭說起。少婦的丈夫叫寺田顯悟,他是一所中學的教師。少婦名叫寺田夏繪,是一位溫柔、賢惠、美麗的女人,她婚前是一位舞蹈演員,因爲人長的漂亮、身材又極好,所以還常常被服裝公司請去拍內衣廣告。婚後少婦則專心在家服侍丈夫和女兒。兩人的女兒今年五歲。

  寺田顯悟在兩個月前不幸被診斷出得了胃癌。因教師收入微薄,夏繪婚後又沒去工作。所以這個病給這個原本就不寬裕的家庭,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爲了交納巨額的醫藥費,夏繪不得不出去幹一些雜工。本來她可以重操舊業再去當內衣模特,但因爲丈夫的堅決反對,她只有放棄。只好去給人家收拾收拾家、洗洗衣物什幺的。因爲長的漂亮,在雇主家幹活時,常被男主人調戲、對她動手動腳的事時有發生。而女主人則因爲嫉妒她的美貌,經常對她幹的活挑叁揀四,心情不好時還拿她出氣。真是讓她吃盡了苦頭、受盡了委屈。但是爲了丈夫她還是咬牙堅持著。有時受了委屈她便獨自一人躲在家裏哭一場,但她從不在丈夫面前顯露出一點痕迹,她怕丈夫爲她擔心。

  但是靠她這點收入,要用來交納丈夫的醫療費是遠遠不夠的。丈夫住院兩個月後,家中已是分文皆無了。這時醫院又開始催交住院費。夏繪急得到處借錢,但跑遍了親戚朋友處也沒借到多少,和醫院的費用相比還差不少。急的夏繪天天晚上以淚洗面。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夏繪突然間想起自己曾經打過雜工的一戶人家。

  這家只有父子二人,據說女主人五年前死于一場車禍。男主人叫級川武宮,是東京有名的黑社會組織山口組的首腦人物(這些是夏繪進入他家後才知道的。借錢時只知道他很有錢,並不知道他是黑社會的成員,否則夏繪也不會去找他借錢)。

  夏繪想找吉川武宮試試看,希望武宮能借錢給她。但夏繪一想起武宮的樣子,心裏便不由的害怕起來。她在武宮家幹活的那一段時間,經常被武宮調戲,有一次還差點強奸了她,嚇得夏繪從此不趕再去他家幹活。害怕歸害怕,夏繪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她也知道這次去求武宮,武宮一定不會放過她。但爲了丈夫,夏繪願意犧牲自己,最後她終于下定決心去求武宮。

  第二天一早,夏繪來到了武宮家。她敲了敲武宮家的門,不一會門開了,開門的不是別人正是武宮。

  “武宮先生、您好!” 夏繪很恭敬的向武宮鞠了個躬。

  “哦,是夏繪啊!今天怎幺會到我這來呀,又想回來上班了嗎?”武宮的表情有點不高興。

  “不,武宮先生不是,我今天有事求您。對于我的不辭而別,請您原諒。” 夏繪又向武宮鞠了個躬。

  “有事求我?進來說吧”武宮把夏繪讓進了屋子裏。

  夏繪進屋後詳細的向武宮訴說了自己的遭遇,請求武宮借些錢給她,以幫助她度過現在的難關。

  武宮聽完夏繪的訴說後,“武宮先生,求求您幫幫我吧!”夏繪流著淚求著武宮。

  “幫你?憑什幺?”武宮用色迷迷的眼睛上下打量著跪在腳下的少婦。從少婦微微敞開的領口,他看見了少婦那雪白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溝。當他的目光落在少婦那豐滿的屁股上時,他褲裆裏的那東西已經勃然而起。

  “您讓我幹什幺都行!就請您幫我這一次,行嗎?”夏繪流著淚苦苦哀求著。

  “讓你幹什幺都行?這可是你說的!來你先起來。”武宮向夏繪緩緩的伸出手。

  武宮並沒有去扶跪在地上的少婦,而是從少婦那敞開的領口摸了進去。少婦沒想到武宮會把手伸進自己的衣服,本能的側了一下身子。武宮對少婦躲避大爲不滿,他狠狠的瞪了少婦一眼。少婦被武宮這一瞪嚇慌了,她知道她現在的命運已完全掌握在這個男人的手上,今天只要讓這個男人對自己稍微有一絲的不滿意,那幺這個男人是一分錢也不會借給她的。想到這些她不敢在反抗,任由男人擺布。

  武宮看見跪在地上的少婦停止反抗,一邊得意得淫笑著,一邊慢吞吞的一個一個的解開少婦上衣的鈕扣,不一會少婦上衣的鈕扣就被全部解開了。武宮抓住少婦的衣領,把她的上衣向下剝去,直剝落到少婦的肘部才停下來。這時少婦的香肩、戴著胸罩的乳房、和她那白晰的肚皮,都露了出來。武宮停了下來,他點了支雪茄悠然自得的欣賞著少婦的上身。

  少婦被武宮看的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武宮色迷迷的看著她是什幺意圖。爲了博取武宮的歡心,少婦背過雙手開始去解胸罩上的扣子。武宮立刻制止了少婦的行爲,他把手伸進少婦右邊的胸罩,用拇指和食指撚住她的乳頭揉搓著。在武宮的把玩下,少婦的乳頭不一會就勃漲了起來。武宮淫笑著用手指捏住少婦那勃起的乳頭,開始向上扯,少婦的右乳很快就從乳罩裏被拽了出來。接著武宮又用同樣的手法,把少婦的另一只乳房也拽出了乳罩。

  “現在,你可以脫去乳罩了。”武宮這幺做明顯是要汙辱夏繪。

  少婦順從的脫去了胸罩,這時她上身已完全赤裸了。武宮叼著雪茄煙,細細的欣賞著眼前的這個少婦。他這一生玩弄過的不少女性,但沒有一個能和現在跪在自己眼前的這個少婦相比。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美了,她擁有一張漂亮的臉龐,彎彎長長的秀眉,杏眼桃腮,雙唇紅潤而性感,皮膚細膩白晰,一對豐滿的乳房高高的鼓漲著,在乳房的頂端是兩片不大不小的暗紅色乳暈,乳暈中間還在勃起著的乳頭大約有1.5厘米高、小手指那幺粗。她的乳房比一般女性的乳房略微偏大,加上又給孩子哺過乳。所以看上去她的乳房不像那些未婚少女的乳房向上微翹,而是略微有些下墜。但這不但不影響整體的美感,反而因爲這對乳房,更襯托出一種讓男人瘋狂、癡迷的成熟女性所特有的美感來。

  武宮完全被迷住了,他呆呆的盯著夏繪,一句話也不說。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女人,眼前的這個女人是上帝賜給他的。

  發了半天呆的武宮終于向夏繪伸出了手,他瘋狂的用雙手揉搓著少婦那柔軟的乳房,少婦緊閉著雙眼任由武宮揉捏著她的乳房。

  “好了!站起來,把裙子脫了,全部脫光!”武宮終于放開了少婦的雙乳。 少婦順從的從地上站起來,脫去裙子和內褲,全身赤裸的站著。

  “你爲你男人洗過腳嗎?”武宮一邊問少婦,一邊貪婪的盯著少婦雙腿間的陰毛。“ ”洗過……“少婦不知道武宮爲什幺問這個。

  ”怎幺洗?“武宮露出一絲壞笑。 ”用手……這樣!“少婦比了一下動作。 ”用手?不舒服。“武宮搖了搖頭。

  ”……“少婦擡頭看了一眼武宮沒有說話,她覺察到武宮的壞笑,心裏不由緊張起來。

  ”用嘴給男人洗過腳嗎?“武宮放肆的汙辱著夏繪。

  少婦默默的搖了搖頭,她想不道武宮竟會問她這樣的問題,她內心羞恥極了,但爲了不得罪武宮,她還是以搖頭的方式回答了他。

  ”每天用嘴爲男人洗腳,是一個女人誠心誠意服侍男人最基本的要求,連這個你都沒做過,看來你並沒有真心服侍過你的丈夫?是不是?嗯?“武宮大聲訓斥著跪在地上的少婦。

  ”我……“少婦被訓斥的不知怎幺回答。

  ”既然以前沒做過,那幺現在你就得學習!免得以後你不會伺候男人。過來先把我的鞋和襪子脫掉,用手托著我的腳,然後用你的舌頭輕輕的慢慢的舔,要舔遍整雙腳的每個部位,特別是腳趾和腳趾縫一定要認真仔細的舔,每個腳趾都要含進嘴裏輕輕的咂一下。還有一點你要記住,脫掉我的襪子後,先要親吻一下我的雙腳,要表現出一種你很尊重它們的表情,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你表示對男人的尊敬。懂了嗎?“武宮猥亵的命令著少婦。

  少婦點了點頭,默默的脫下了武宮的鞋襪,把他那雙沾滿汙穢的臭腳,托在自己那雙柔嫩白皙的手上。她低下頭用自己那溫柔的紅唇,親吻著武宮的腳背,她吻的是那幺的用心,充滿了一個卑下的女人對男人的屈從。

  ”好!很好!就要象這樣親,好了開始舔吧!“武宮沒想到夏繪會這幺聽話。

  少婦順從的伸出粉舌在武宮的腳上舔了起來。她舔的很仔細,從腳跟開始的每一處她都舔了個遍。最後少婦把武宮的腳趾一個一個小心翼翼的含在自己的口中……武宮閉著眼睛,享受著夏繪的口舌給他帶來的快感,他舒服極了!

  夏繪用盡全力的討好著武宮,她內心屈辱極了,她想哭但又不敢,她制道武宮現在正在興頭上,她如果一哭,會讓武宮立刻敗興的,自己白受了羞辱不說,錢武宮也不會借給她了。所以她必須得忍受現在及接下來的一切。

  武宮一直閉目享受著,他沒有喊停,少婦是絕對不敢停下的。少婦一直仔細的舔著他的腳,在長達一個小時的時間裏,少婦把武宮的腳舔了無數便。

  武宮猛的睜開了雙眼,他一把揪住少婦的頭發,把她從地上拽到了沙發上。

  ”躺下!把腿並攏,然後抱住你的右腿,往上擡。膝蓋要碰到臉上,兩條腿都要繃直,成一條直線,讓我看看你的騷屄!快一點聽見沒有?“武宮惡狠狠的命令著少婦。”

  可憐的少婦被武宮的暴力嚇住了,她乖乖的擡起了腿,露出了自己的陰部。

  “保持好這個姿勢,我不讓你動,你就不准亂動,聽見沒有?”武宮邊說邊把手伸向少婦的陰部。

  武宮用手指緩慢而猥亵的玩弄著少婦陰部。少婦躺在沙發上緊閉著雙眼、咬著牙忍受著,她覺得下身癢的難受,不由呻吟起來。

  “騷屄,受不了啦?爽吧?我再給你來點更爽的。”說完武宮走到酒櫃旁,從酒櫃裏拿出了一瓶酒,又走到少婦身邊。

  “我讓你嘗嘗它的滋味,知道這是什幺嗎?這叫做梅花欲放,你看你這裏多像一朵似開不開的花,不過它現在沒開,等一會我會讓它怒放的!哈……哈……哈……”武宮一邊淫笑著一邊打開了酒瓶蓋,他猛的喝了一口酒,然後噴在少婦的私處裏,少婦立刻感到下身火辣辣的,接著便是一陣奇癢。武宮覺得還不過瘾,又朝少婦下身噴了兩口酒。

  “好了!坐起來看著!”武宮伸手抓住少婦的頭發,把她從沙發上拽了起來,然後用手使勁把她的頭,向她兩腿間壓下去,逼著少婦看自己陰部的樣子。

  少婦低頭看見了自己大張開的下身,羞的臉不由紅到了耳根,馬上閉上了眼睛。

  “混蛋,誰讓你閉眼睛的?睜開眼睛看著你的屄,看著它被噴上我特制的酒後是怎幺開始怒放的,快點!要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武宮用一種下流的語氣羞辱著少婦。

  少婦嚇的連忙睜開了眼睛,她相信眼前的這個家夥,說的出做得到。何況她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能力反抗了。

  “怎幺樣?感覺如何?你覺不覺得你的騷屄裏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呀?癢的難受吧?還受得了嗎?受不了你就大聲的叫出來嗎!啊……啊……啊……好爽啊!。哈……哈……哈……!想知道我噴在你屄上的是什幺東西嗎?告訴你吧!這可是專門爲你們女人發明的。

  在中國的明朝時期,有一個叫周紀承的人,他寫過一本叫《研梅錄》的書,這本書裏寫著各種如何淩辱女人的方法。你可能要問書名爲什幺會起的這幺文雅,告訴你這本書的開頭寫著這幺一段話:”梅花雖然清香,但不它置于缽內仔細地研碾,它的清香就不會發出來。女犯雖然嬌弱,但不把她綁縛在廳前嚴酷的拷打,她就不會供出內情。“知道嗎?這個周紀承是中國明朝一個叫東廠的機構裏的主管,他每天的事就是審問當時朝廷裏欽犯的家屬。他在隱退後寫下了這本奇書。

  我噴在你下身的酒,就是這本書裏的一個刑罰,它是在酒裏加入了雄黃和蛤蚧幹研成的粉和一些特殊的中藥材釀制而成,不管是多貞節的女人,陰戶內只要噴上這個酒,馬上她就會變成一個蕩婦。對了忘了告訴你這個刑罰的名字叫做梅花欲放。你看你這像不像一朵要開的花,哈……哈……你看你的花蕊出來了……你現在一定很癢吧?癢你就叫出來嗎?叫出來會好過一點,我聽了也會更爽!哈……哈……哈……”武宮一邊對少婦極其猥亵地講述著噴在她陰部上的酒的來曆,一邊下流的用手指玩弄這少婦那已經勃起的陰蒂。

  武宮剛才那一番極其猥亵地講述,把少婦羞得無地自容。雖然少婦被羞得滿臉通紅,但她仍很聽話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陰部。少婦親眼看著自己的陰唇慢慢的腫了起來,陰蒂也探出了頭。她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騷熱傳遍了全身,陰道內奇癢無比,她連忙咬住下唇,拼命忍住,但這一切早被武宮看在眼裏了。

  武宮拿過兩根拴著粗魚線的鳄魚齒金屬夾子,然後把它們搭在少婦的陰唇上。 “你要做什幺?做什幺?呀……”少婦嚇的渾身直抖。

  隨著少婦的慘叫,武宮開始淫笑著把夾子夾在了她腫脹的陰唇上。少婦兩側的陰唇都被夾上了夾子。武宮又把魚線繞在沙發的兩個柱子上,把她的私處大大拉開,少婦感到下身刺痛鑽心,不住的呻吟起來。

  武宮揪著少婦的頭發,強迫她看著自己的陰部。她那裏被夾子拉得變了形,向兩邊大敞著,裏面的層層粉肉暴露無遺。因爲被噴了藥酒,私處仍然又熱又癢,陰蒂變得十分碩大,鮮紅的陰道口已經張開,並在不停的輕輕蠕動。奇癢無比的陰戶內往外滲出大量的淫水,陰道內不時湧出像米湯一樣的液體,順著會陰向下流淌著。

  “不要……啊……呀……放開我!”少婦看見自己的下體起了無法控制的反應,連汁液都分泌了出來,被羞的恨不得在地上找個縫鑽進去。

  少婦甩動著頭部,想掙脫武宮那死命抓著自己頭發的手,但這是她又感到下身一陣騷癢,這感覺一直傳遍了她的全身,又慢慢的向她骨頭裏滲透著。少婦無力的掙紮了幾下,身子就慢慢的軟了下來,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次次挺擡著,兩條腿也越張越大,陰道開始輕微的一張一合的蠕動起來。少婦緊咬著牙,想忍住從下身傳來的陣陣奇癢。但她又怎幺可能忍的住這種——從一個成熟女人要命處傳來的強烈的感覺?眼看著自己下身流出的汁液越來越多,少婦的心裏防線崩潰了。

  “啊啊啊……嗯……”少婦一邊急促的呼吸著,一邊開始淫蕩的呻吟起來。

  “怎幺?受不了了?受不了,就求我呀!”武宮放開抓著夏繪頭發的手,冷笑的看著被欲火折磨著的夏繪。並掏出他那粗大的陰莖,身到夏繪的臉不前玩弄著。

  “求求您……我……受不了了……”對現在的夏繪而言,武宮的任何一個動作,都能對她産生強烈的刺激,更何況武宮現在正在她眼前,放肆的把玩著自己的陰莖。

  “過來!含著它”武宮用手抓著陰莖把它湊到了少婦的嘴邊。

  少婦順從的挪過身子,跪在武宮的雙腿間,張嘴含住了在自己眼前,不停晃動著的武宮那粗大的陰莖。她知道她必需這幺做,武宮才會滿足她肉體上的需要。她從來沒和男人口交過,在婚後她丈夫曾經讓她看過口交的影片,想讓她模仿影片中的動作和他做愛,但她拒絕了丈夫的要求,她認爲只有那些下賤的妓女,才會爲男人做這種事。可是今天,她卻不得不爲眼前的這個男人,做出這種她曾經不願爲自己丈夫做的事。少婦想起這些往事不由流下了屈辱的淚水,她一邊流淚,一邊憑著對影片中口交動作的記憶,用一只手圈著武宮的包皮上下捋動,嘴裏邊含著龜頭吮啜,邊用舌尖輕輕的對著陰莖的尖端撩舔;接著她伸出舌頭,慢慢的順著武宮的陰莖向陰囊舔去……在少婦溫柔的口舌侍奉下,武宮的陰莖漸漸的勃漲了起來,變得又粗又紅,青筋畢露,熱的燙嘴,不住跳動,龜頭狀如怒蛙,像蘑菇一樣塞在她的口中。暴漲的陰莖幾乎頂到了她的喉嚨,令她有一種窒息的感覺。武宮抓住少婦的頭發前後拉動起來,少婦頭發被制無計可施,只好含著武功的陰莖隨著他手上的頻率,讓他的陰莖在自己嘴裏快速的抽動著。

  少婦正在用心的服侍武宮時,突然覺得下身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搔癢感,她低眼一看,原來武宮正用右腳那粗硬的腳趾夾弄著她的陰唇。隨著侵入陰唇間的腳趾的不停的蠕動,她的陰唇也再一次開始充血。少婦羞辱的閉著眼睛,她不敢想象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此刻她正被一個下流的男人,用他那肮髒的腳趾放肆的奸淫著。想到這些少婦不由抽泣起來,羞辱的淚水從她眼中流了下來。

  “媽的!哭什幺?老子在讓你爽呢!你不爽嗎?現在你抱著我的腳自己動,聽見沒有?快點!”武宮察覺到了少婦的表情,開始放肆的羞辱著她。

  少婦不敢反抗只好伸手托住武宮腳跟,前後移動著刺激著自己。武宮蜷起另外四個腳趾,只剩下大腳趾直楞楞的伸著,並不停的在少婦的陰道口附近撥弄著。少婦馬上明白了武宮的意思,她抱緊武宮的腳,把他的大腳趾對准自己的陰道,慢慢的插了進去。武功的腳趾在少婦的陰道內上下攪動著,出入個不停。

  少婦那女人最爲敏感的部位被武宮不住的肆意撩弄,閱人無幾的少婦,哪經的起這奸淫過無數婦女的武宮的玩弄,不一會,她就覺得全身燥熱,坐立不安,心開始蹦蹦亂跳起來,下身傳來一種無法形容得沖動感,呼吸也不由自主的越來越急促起來。

  “不要……啊啊啊……放過我……啊……求……不要啊……”少婦禁不住一面嬌喘,一面呻吟起來。

  武宮把手伸向少婦的乳尖,用食指在她的乳暈上環繞著,並不時用指甲刮弄乳暈上的小疙瘩。受到這樣的刺激,少婦暗紅色的乳頭很快就勃起了,宛若兩個小肉指。突然武宮用手指擰住這兩個肉凸,用力拉扯起來,少婦渾圓的雙峰變成了奇異的錐形,錐頂便是被拉拽、擰轉的乳頭。

  “呀……不……呀……好痛……”少婦疼的慘叫著,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武宮見少婦張著嘴大聲慘叫著,便順勢把陰莖朝她喉頭深處狠插去,跟著一拔一送的不停抽動起來。少婦不知該顧那一頭好,上面的嘴被腥臭陰莖滿滿的塞著;中間的兩只乳房被一雙粗糙大手狠狠的揉搓著、擰拽著;下面的陰道又被肮髒腳趾用力的攪動著、摳挑著。少婦難受的扭動著身子呻吟著,她想用這呻吟來宣泄她心中的羞辱感,可是口中被武宮那不停抽動的陰莖滿滿的塞著,令她發不出聲來,只能從鼻孔裏“嗚……嗚……”的發出一種痛苦的哼聲。少婦叁面受敵,不覺心底裏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她全身打顫,小腹一緊,一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

  “媽的!你這個騷貨,流了這幺多水,今天老子可要好好的爽一下”武宮從少婦下身拔出沾滿淫水的腳趾,然後順勢把少婦按倒在沙發上。

  武宮蹲在少婦的兩腿中間,用手把少婦的大腿向左右掰開,少婦的整個陰部毫無保留的顯露在了武宮的眼前。少婦陰阜上的陰毛不是很多,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交界處露了出來,模樣就像一個小小的龜頭,微微的腫脹著;陰道口不斷湧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的動著,依稀看的見裏面淺紅色的嫩肉。

  “想要嗎?想要,就求我幹你!”武宮用手扶著陰莖,用龜頭在少婦的陰唇上磨擦著。由于少婦陰部沾滿了粘滑的淫液,被武宮的龜頭這幺一摩擦,不由發出“嗞嗞”得淫摩聲。$False$